盈盈却倒在门口,痛苦地咬着牙,一声不吭地猛掉泪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5
  • 来源:yy苍苍私人影院_樱花yy私人影院_殇情4yy私人影院

  盈盈却倒在门口,痛苦地咬着牙,一声不吭地猛掉泪。

  “你不是很凶吗?再顶我啊!”耿司傲松了松领结,回头瞪着始终不语的盈盈,却也在同时发现她脸上痛苦的表情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他呼吸一窒,顿觉不妙。

  “我……我好疼……”她已疼得说不出话来了,只能用呻吟的。

  “哪儿疼了?”他赶紧冲上前扶起她。

  “背……背好疼……”她虚脱地说。

  耿司傲立刻反转过她的身子,这才愕然发现她背部的衣料已然泛黄,于是赶紧抱起她冲进浴室,将她丢进浴缸里,不断地以莲蓬头往她的背部洒水。

  “好些没?”他担忧地问。

  妈的!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这是他完全没料到的结果啊!

  他慢慢地将她的湿衣服剥下,还好背部的皮肤上只是有点发红,不过,却有几处已冒出小小的水泡了。

  “你等等,我去拿药膏来。”耿司傲突然忆起他的家庭医生曾留了一个医药箱给他,里面应该有治疗烫伤的药才对。

  盈盈只是虚弱地点点头,根本忘了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,他怎能随便扒她衣服呢?

  不过,此刻她真的是疼坏了,以至于脑袋一片空白,只求这股疼痛能赶快消退。

  否则,她可真是得不偿失啊!

  当耿司傲走到浴室外时,就瞧见那只肇事的白猫,正悠闲地趴在他心爱的地毯上喝着盈盈倒给它的鲜奶,每一口都溅出几滴洒在雪白的毛皮上。

  该死的猫!若非他此刻没空修理它,他早就拿扫把轰它出去了!

  那华面带笑容地回睇他,直到看见他消失在卧房门口,才赶紧起身跑进浴室里,又跳到浴缸上,在盈盈发烫的背部轻舔着……盈盈吓了一大跳,猛一回头,竟看见是那华在她背上“作怪”,于是嚷嚷着,“喂!

  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啊?怎么可以非礼我呢?”

  “谁非礼你啊!我这是在帮你疗伤,你伤得那么重,不赶紧用我的神力治疗,铁定会留下难看的疤痕,你愿意吗?再说,那个男人脱你的衣服,你吭也不吭一声,我好心帮你,却还得受你的气,真没良心。”

  那华不悦地瞟了她一眼,等到她伤口的红肿慢慢抚平后才道:“再说,我们没有男女之分,所以,你大可放心,我吃不了你豆腐的。”说着,它又举起前脚轻舔几下,再往脸上抹了抹。

  她本来对那华的话有所质疑,但背部的灼热感真的好了很多,这才感激地道:“谢谢你,我好很多了。既然你的口水那么好用,能不能多吐一点儿让我收藏起来?要不然,哪天你突然不见了,那可是一大损失耶!”

  “去你的,反正我还没拉拢一桩喜事,是不会离开你的。”它兀自说道。

  “哦!”她随意的应了一声。

猜你喜欢

傻女孩,勉强的笑容我不要,我要-真正的快乐。」

傻女孩,勉强的笑容我不要,我要-真正的快乐。」他抬起她的下巴,「快喝吧!汤都快冷了。」「嗯。」她终于笑了,一口一口慢慢将鸡汤吞下,「老天!好饱喔!」「这样体力才能早日恢复呀!」

2020-03-05

别跟我提江乃琴,这女人城府太深,我不喜欢。」

别跟我提江乃琴,这女人城府太深,我不喜欢。」他以为范东玉要跟他提江乃琴的事。「是小薇要您这么做的?」范东玉-起眸。「别把一切都归咎于她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」范达雄难得这么坚持己见

2020-03-05

一听见这四个字,耿司傲惟一的反应就是仰头大笑,笑到最后,连眼泪都淌了出来!

一听见这四个字,耿司傲惟一的反应就是仰头大笑,笑到最后,连眼泪都淌了出来!没错!他是为了一个欺骗他的女人失去了他的心,而且,已是回不了头……既然他已坠入地狱,所以,他又怎能让那

2020-03-05

盈盈却倒在门口,痛苦地咬着牙,一声不吭地猛掉泪。

盈盈却倒在门口,痛苦地咬着牙,一声不吭地猛掉泪。“你不是很凶吗?再顶我啊!”耿司傲松了松领结,回头瞪着始终不语的盈盈,却也在同时发现她脸上痛苦的表情。“你怎么了?”他呼吸一窒,

2020-03-05

不过一夜情而已,这算什么关系?」她立刻顶撞回去

不过一夜情而已,这算什么关系?」她立刻顶撞回去。「一夜情?!你哪时候变得这么开放了?」用力转过她的身子,他眼对眼地对视着她。「我过去只是不屑而已,现在就说不一定了。」她眯起眸也

2020-03-05